欢迎来到 - 百读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抗战 > 纪念抗战 >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聆听正义的回响

时间:2018-05-17 02:59 点击:
海南新闻,海南门户,海南新闻网,国际旅游岛

  7月7日,这曾经是一个亚太地区黑暗的日子,一个古老国度大劫的开始,一个和善民族伤痛的往昔。78年过去了,东郊的椰子树仍在梳洗风声,榆林的大海边仍是浪卷沙叠,五指山的桫椤林仍是苍茫滴翠,一切仿佛还在昨日。但那些惨绝人寰的岁月,至今仍是一个民族共同的苦难记忆,一个国家永远的自强警号,一个世界不忘的悲壮回波。

  雨果曾说,历史是传到将来的回声,也是将来反映过去的倒影。在战乱的年代里,先辈在追慕和平的晨光;在和平的时代里,我们在聆听正义回响

  我们聆听的,是一段惨绝人寰的屈辱呼喊。

  海南,一直被日军视为封锁中国大陆抗战的支点,发动太平洋战争南进的前哨,一旦被占领,则“实为三十年来太平洋局势改变之唯一关键。”

  对海南觊觎已久的全面侵略,开始于1939年2月10日。日本海陆军联合指挥下的“台湾混成旅团”数千人,在海军第5舰队30余艘舰艇护卫和50余架飞机的掩护下,从海口西北角琼山县天尾港约2公里长的海岸强行登陆。国民党守军一溃千里,侵琼日军在短短半个月时间里就占领了全岛13个主要城镇,所到之处烧杀淫掠,琼崖一时千疮百孔。

  在6年多的海南沦陷期间,日军肆意杀戮无辜群众,血腥镇压抗日军民,直接杀害20多万人,非正常死亡达40万余众,占当时海南总人口的1/5,“无人村”、“万人坑”比比皆是。数以万计的民众在“三光政策”中无家可归,流离失所;妇女、儿童所受的侮辱和杀戮,令一切语言苍白,令一切想象匮乏。“日军侵琼,其残忍野蛮,旷古未闻。”一个在燕岭坡、长仙岭大屠杀中侥幸活下来的儿童,只能这样回忆70多年前的海南。

  海南,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人民遭受了历史上最惨烈、最黑暗的生命洗劫和尊严摧残,人类历史上最邪恶、最残忍的幽灵覆盖了天涯孤岛。琼崖人民苦苦挣扎、苦苦追问:什么时候才会在死亡威胁的沉郁气息里,有一阵充满生机的强音跃入岁月的耳畔?

  我们聆听的,是一首中流砥柱的抗战壮歌。

  没有哪一个勇敢的海南人愿意做亡国奴,这就让他们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聚集到了共产党人身上。

  这是一批引领历史的人。“九一八事变”不久,冯白驹领导的琼崖特委就印发了《九一八事变宣传鼓动大纲》,号召全琼人民和爱国侨胞参与抗日救亡斗争。“七七事变”后,特委主动给琼崖国民党当局写信,要求停止内战、团结抗日。1938年12月,琼崖特委贯彻中央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改编琼崖红军游击队为“琼崖抗日独立队”。

  这是一批英勇无畏的人。他们在日军侵入海南、国民党守军败逃退出海口地区的当天,在潭口打响了抗日的第一枪,仅以80多人成功地阻击了气焰嚣张的日军,为群众和琼崖抗日力量的转移赢得了宝贵的时间,极大鼓舞了海南人民的抗日斗志。

  这是一批战斗到底的人。他们在武器弹药和一切物资极为匮乏、日军和国民党反动当局双重夹击下,仍以民族大义为重,坚定地贯彻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坚定地开辟敌后抗日根据地,坚定抗击日军暴行、浴血奋战,6年时间里先后对日、伪作战2200余次,即便以“一人换一人”的代价,也绝不退缩,击毙日伪官兵5600余人,将侵略者一步一步赶进溃败的泥沼,让琼崖战场成为华南敌后抗战的一个主战场。

  在日军战败投降时,琼崖共产党人创建的抗日根据地占全岛2/3的领土和1/2的人口。历史无声,但不容置辩。它已经雄辩地证明了,琼崖独立队是琼崖抗战的主力军,琼崖特委是琼崖抗战的中流砥柱。

  我们聆听的,是一曲万众一心的天涯交响。

  深陷苦痛的200万琼崖儿女,心中只有一个信仰,那就是赶走日寇,迎来和平。在民族危亡的关口,每一个有血性的海南人都是站在风口浪尖上紧握日月旋转的英雄。

  万里乡关万里泪,一寸山河一寸血。在共产党人的引领下,在民族使命的召唤下,在和平生活的期许下,他们没有成为历史的旁观者,而是从四面八方汇聚在一起,容颜不同、语言不同、性别不同、党派不同,却因为一个共同的理想,心手相牵,挽起一片誓死斗争的坚强臂膀,凝成一座全面抗战的钢铁长城。

  从日军侵琼开始的1939年2月到11月,是一段难得的国共合作、同仇敌忾的时期。在文昌县城攻击战、儋县东城公路和黑岭伏击战、琼山县文岭和龙发日军据点围攻战、以及攻克那大镇的一系列战斗中,国共两党均协同作战、共御外辱。

  白沙县红毛峒黎族首领王国兴、崖县落马村黎族首领唐天祥、黎族“三员女将”王彩平、王彩娟、王妚东,黎族农妇陈亚片……他们出生入死,屡建奇功。占全岛1/10人口的黎族群众,一面为琼崖抗日军队捐献粮食、盐巴、布匹,冒险运送抗战物资和人员,支援抗日;一面踊跃参军,甚至组织起自己的抗日游击队,打击日军。

  琼崖妇委书记刘秋菊、琼总服务团副团长许如梅、儋县妇救会会长吴丹心、琼山县苏寻三乡妇救会会长黄秀仙、万宁县南山乡妇救会会长苏爱梅、万宁县抗日民主政府炊事员符英、文昌县“革命母亲”锦简婆……她们英勇战斗,视死如归,大多数即便在遭受暴行后也绝不投降,壮烈牺牲。

  远隔重洋的海南乡亲,眼看家乡生灵涂炭,开始成百上千地冲破日军海上封锁,回到海南故土参加抗战。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琼崖华侨联合总会回乡服务团”;他们有一个共同的首领,叫符克。同样是海南乡亲,还有的带着先进的技术回国服务抗日大局,这就是800名海南籍南洋华侨机工,把血与泪倾洒在日夜眷恋的故土……

  还有无数在仓促的史册中没有记下名字的抗日军民,其民族大义、英雄气概一样可歌可泣。他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他们的功绩与世长存。

  我们聆听的,是一声开创未来的高亢号角。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光耀千秋的琼崖抗战史,是党领导琼崖人民不甘奴役、救国图存的斗争史,也是民族气节、爱国主义不断凝集的升华史。

  选择了宽恕,并不意味着可以遗忘。赢得了正义,并不意味着可以止步。所以重温历史,就是要穿透时光的风剥水漶,聆听正义的回响——那经历血与火淬炼过的灼热声音,告诫我们前事不可遗忘,悲剧不可重演;激励我们弘扬抗战精神,矢志奋发图强;鞭策我们只有在不断发展中,才能实现民族的复兴,壮大和平的力量。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