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百读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语录大全 > 人生感言 >

吴克群戏谑人生起伏《人生超幽默》总结十套人生关键词句

时间:2018-05-17 16:50 点击:
“大家讲怀胎十月,我要怀胎十三四个月才能有一张出来,这不仅是歌,这是我的人生。”做音乐17年、写歌13年,上个月30日,吴克群带来了自己的第八张作品《人生

原标题:吴克群戏谑面对人生起伏

吴克群戏谑人生起伏《人生超幽默》总结十套人生关键词句

吴克群戏谑人生起伏《人生超幽默》总结十套人生关键词句

  “大家讲怀胎十月,我要怀胎十三四个月才能有一张出来,这不仅是歌,这是我的人生。”做音乐17年、写歌13年,上个月30日,吴克群带来了自己的第八张作品《人生超幽默》,成为2016年压轴发片的华语歌手。在这张专辑的制作发行过程中,吴克群经历了左耳突发性失聪、投资电影进展不顺等一系列困难。演艺道路的坎坷连同人生各个阶段的感悟都被吴克群放进了这张专辑中,他用切身经历告诉大家对于世界上的那些不美好“勇敢面对就是喜剧,逃避就是悲剧”,鼓励大家用戏谑的方式可面对人生起伏。

  新专辑——传达人生感悟

  在歌坛打拼将近20年,吴克群的音乐不仅在歌颂美好,也提醒大家世界上有些不美丽的东西,“勇敢面对就是喜剧,逃避就是悲剧。”在新专辑《人生超幽默》中,吴克群总结了十套人生关键词句,比如“现实与想象的落差”、“少点套路,多点真诚”、“输赢有时,总有人意”、“努力有时毫无意义”……而这些都是他人生道路上的真切感悟。从2000年出道拿到第一笔版税之后,吴克群有四年没有收入,因为性格倔强,18岁上大学时父亲最后一次给他一笔钱,之后他再也没要过,穷困的状况一直维持到2004年写出《吴克群》正式成名。

  “新专辑中有一首作品名为《穷的只剩音乐》,就是当时的我,身无分文。我欠了十多个月的房租,房东跟我打电话催债打到最后都不好意思了。当时我已经发片了,虽然没钱但又不想抛头露面,一个师姐介绍我一份工作,戴上大头玩偶头套去儿童节目做伴舞,当时温度有三十八九度,我闷得快死了,直到现在每次我想起那段日子,都好像能闻到头套的那股塑胶味道。我那时候也是每天在想要不要放弃,因为身边很多做音乐的人都放弃了,每当这时候我就会告诉自己再撑一下。”为了说明没有人的音乐之路会一飞冲天,在前天的北京记者会现场,吴克群还自我调侃“比我当年还穷的人现场估计五个都不到”,“但这就是正常的人生。”

  做电影——不想留下遗憾

  戏剧专业毕业的吴克群一直有个电影梦,除了音乐,在过去两三年里他也在筹备电影,想做一部有反思意义的喜剧,“我们为什么一直在哈别人?哈日哈韩?有一次我跟韩国人合作突然有了这样的感受。”于是吴克群开始寻找合适的合作对象,“对我来说,最难的是大家都在怀疑你,你会做电影?一开始会觉得,你不过是想用歌手的声望来推一部电影。我的监制是从侯孝贤时代就开始做电影的人,一开始他也是怀疑我,后来开会时他看到我的热情,看到我讲台词的样子,才渐渐认同我。”这让吴克群想起刚出道那几年,“每个人都会怀疑你,你也会怀疑自己,但人生像沙漏,开始的那一刻就开始倒数,我希望用有限的时间做一些作品。我在乎的是我有没有这个能力做到,最讨厌的是到老了留下遗憾。我也许不行,但至少过程我努力了。”

  前段时间吴克群左耳突发性失聪,适逢电影进展不顺,外界猜测其病是因投资失败。“跟投资无关,因为电影还有两个月才开拍。”吴克群描述称自己当时每天耳鸣,里边像有水,但他并没有往坏处想,“最初看了两个月找不出病根时最可怕,后来找到一个很厉害的耳科医生,诊断为突发性失聪,因为作息不规律、工作压力大。之后我还跟医生开玩笑,说我做不了贝多芬但是我有和他一样的丧失听力的耳朵。”此后吴克群吃了两个礼拜药,状况减缓很多,目前左耳目前还剩下六七成听力,“失去的就再也回不来了,但至少我知道自己面对的问题是什么、原因是什么,压力就没有这么大了。”

  做音乐——不再想拿冠军

  “大家都只看到艺人光鲜亮丽的一面,觉得随便弄一弄就是一张专辑、一部电影,其实从来没有这么容易,这是我第八张创作,做音乐17年、写歌13年,大家讲怀胎十月,我要怀胎十三四个月才能有一张出来,这不仅是歌,这是我的人生。”2000年,吴克群因参加MTV台的歌唱选秀节目而受到音乐制作人姚谦的赏识正式出道。2004年,吴克群开始音乐创作,推出同名创作专辑《吴克群》,次年获得“第五届全球华语歌曲排行榜”最受欢迎创作歌手奖。自此之后他写出了《将军令》、《大舌头》、《为你写诗》、《老子说》等一系列热门歌曲。吴克群坦言最初自己写一首歌特别希望它能让大家在KTV都点唱、能在榜单上获得冠军,但当下写歌的出发点已经变成了做自己喜欢的东西。

  “做音乐是个赛场,以前大家都做表格,比来比去。《大舌头》的时候我拿到很多冠军,后来又写出来《为你写诗》、《傻瓜》等,我一直以为这样我就会很快乐了,但这个快乐很短,都比不过我第一次在电台听到《吴克群》这首歌的时候更快乐。后来做了《寂寞来了怎么办》、《数星星的人》,我觉得自己做的音乐比以前更好,想做的都做到了,终于如鱼得水了,但大家却都更在乎我的绯闻,音乐好像消失了。在做这张的时候我不再考虑这些,只是把想写的表达出来,专辑里很多不完美的地方,比如有一些呼吸声,我都没有修,因为人生本来就是不完美的。这张刚上市的时候我在台湾电台做访问,主持人听完歌曲突然哭了,旁边工作人员在啜泣,我突然明白,你不再在乎那些虚的,才会做出来一首让自己在电台听到会起鸡皮疙瘩的作品。”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