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百读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伤感故事 >

两个男人的故事:王石交棒 继任者郁亮的忧郁与梦想

时间:2018-06-14 23:22 点击:
菜鸟队的摄像洪海是队里非常特殊的一员,他是唯一一位先后伴随万科的两任领导人王石和郁亮登顶珠峰的人。实际上,无论是养老地产、旅游地产,还是房地产国际化的

  “这是我吗?”郁亮对着自己的照片里的那个胖子陷入了沉思,那个胖子,就是他自己。那是郁亮2009年拍的一张照片,他赤裸着上身站在零下30度的南极点上,一身白晃晃的肉在南极的冰雪中显得格外耀眼。“爽!”他当时的感觉是这样的。

  很快他就觉得“不爽”了。“这是我吗?”三年前,45岁的郁亮对自己问了同样的问题。“马上就年过半百了,一辈子难道就这么过去了吗?”对于一个成功的中年男人来说,这样的身材基本是可以被接受的,甚至是“标准”的。那时候他已经在万科这家世界最大房地产企业的总裁位置上待了9年,公司的销售额也在2010年首次突破了1000亿元。

  郁亮是个理性得有些可怕的人,这个时候他突然对自己的身材挑剔了起来,很难解释为心血来潮。很可能是他意识到有些东西需要改变,并且,时机到了。

  一个胖子希望拥有一副好身材,方法有很多种。郁亮选择了难度最高的一种——攀登珠穆朗玛峰。在王石第二次登珠峰归来时,郁亮与同去登山的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健有过一次交流,汪认为郁亮完全可以挑战珠峰。这让郁亮产生了这样的想法:我可不可以也试试?

  他没有将这个念头公之于众。郁亮是这样的人,当他对自己要做的事情没有十足的把握时,他通常会选择沉默。在万科,登珠峰是一件意味深长的事。王石通过这样的方式,为中国企业领袖的精神世界找到了一片新的乐土。作为这种生活方式的开创者,王石到达了一个难以逾越的高度。

  你无法在地球上找到一座更高的山。

  对于王石的继任者来说,如果他也想登珠峰,寻找意义就变得非常重要。

  别人问王石,为什么要去登山?他引用英国探险家马洛里的话说:山就在那儿。山就在那儿,王石也在那儿,但郁亮在哪儿?他必须想清楚。

  

  郁亮登山的理由看起来很简单。他说自己“要抓住青春的尾巴”,给即将50岁的自己一份生日礼物,同时,也要兑现自己在女儿面前夸下的海口,他曾对女儿“吹牛”说,“将来爸爸要成为国家级的运动健将”。为此郁亮专门做了功课,他发现,要成为国家级运动健将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年近半百的他不太可能在任何一个项目上达到国家级的水平——除了登珠峰。“按规定,只要登上珠峰,就能申请国家级运动健将了。”这是他研究之后的结论。

  这样的理由显得朴素、充满温情且相当励志,但显然无法让好事者满意。几乎每一次郁亮在公开场合谈论登山时,他都会面对同样的问题:王石已经登过了珠峰,你干嘛还登,你就不能干点别的吗?“但是我觉得没有比登珠峰更有象征意义的,更有挑战意味的了。”郁亮说得很明白,也很含糊。对于登珠峰的意义,官方版本的标准回答是:万科勇于挑战的精神需要一代代地传下去。这是郁亮在珠峰顶上说的一句话。

  这样的解释让登珠峰变得单纯。在管理风格上,郁亮是一个非常善于化繁为简的人,否则他根本无法驾驭一个几万人的公司。所以我们宁愿相信,即使在登山的意义上,郁亮也做过一次内心的简化,因为像珠峰这样的山,不是心中有太多杂念的人可以企及的。

  这种简化思维,在整个登山过程中都表现得淋漓尽致。珠峰对王石来说,是一种向往,但对郁亮来说,更像是一个项目。如果说有野心,那么郁亮登顶珠峰最大的野心,就是想证明,这是一个普通人通过努力和周密的计划也可以完成的项目。

  从前期的准备到最终登顶,每一步都在郁亮的计划之中。他为自己组建的登山队取名叫“菜鸟队”,作为队长,郁亮做了一名项目经理所能做的一切,整个过程冷静得“令人发指”。

  “菜鸟队”这个名字就很有讲究。“既然是菜鸟,你可以毫不脸红地去请教,去请人帮助。”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名字。作为菜鸟,即使失败了,也不会太失面子。郁亮说,如果第一次失败了,再登一次,如果再失败就不再登了,说明自己与珠峰无缘。但他同时留下了备选方案,如果登不了珠峰就去跑马拉松,马拉松跑不下来就去健身房练六块腹肌。“我研究过了,在健身房三到六个月就可以练出六块腹肌。”

  郁亮在谈一个问题时,通常都会告诉你“我研究过了”。他看起来是一个厌恶风险的人,他消解风险的做法就是永远给自己留条后路。“做总经理最主要就是有备用方案,否则你不可能做很成功的总经理。”他略带调侃地说。

  菜鸟队的摄像洪海是队里非常特殊的一员,他是唯一一位先后伴随万科的两任领导人王石和郁亮登顶珠峰的人。他觉得:“如果说王石是让人崇拜的英雄,那么郁亮是可以学习的英雄。”在他看来,王石做的事情对大多数人而言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但郁亮是可以学习的,他会让人觉得,如果按照他的方法去做,自己也能够实现梦想。

  菜鸟队的成员大多来自“中城联盟”(中国城市房地产开发商策略联盟),基本都是毫无登山经验的企业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建队之前都没 有 登 过5000米以上的山峰。郁亮在刚开始时并没告诉队里的成员,自己的目标是珠峰,只是制定了一些目标,从5000米的山峰开始登,慢慢地到6000米、7000米……“慢慢地,大家就看清楚我的‘真面目’了,我是要去登珠峰的。”郁亮说。

  这是一群平均年龄在47.5岁的菜鸟,身家数十亿、上百亿的大有人在。郁亮在经过一段时间之后,脱颖而出被推举为队长。“训练计划安排是不是合理,每个人的身体状况到达哪一个阶段,应该安排什么样的分工,这个事情全是由郁亮来安排的,而这些事情决定了你具备不具备登顶的能力。”洪海说。

  从菜鸟到珠峰登顶者中间,是长达三年的艰苦训练。“整个计划看起来很漫长,实际上又很简单,一步一步地做完就是了。”郁亮在登山上是个新手,但在管理上,他却显得游刃有余。

  为了让这群散落在全国各地的老板们能保持日常的训练,郁亮建立了一个微信群,通过这个群了解每个人的训练状态,如果发现谁两天不训练了,其他人就会不断给他电话,问他为什么中断训练了。这个微信群逐渐形成了一种互相激励的氛围,“跟传销一样,效果很好”。

  郁亮是一个极其自律的人,对他来说管理好自己的日常训练不是一件难事。但作为队长,他有更重要的责任。“我一个人上去不叫成功,我能够带一个队上去才叫成功。”他说。

  在攀登6000米的西藏启孜峰时,有两名队员没有成功登顶。于是郁调整了整个训练计划,率领全队队员将启孜峰重新登了一遍。“他完全可以不用这么做,因为他的体能已经完全超越6000米山峰之上了,也可以不用安排那两个人登6000米,直接登7000米也行,但是从安全的角度,从队员心理的角度,他重新做了这个安排。”洪海说。

  洪海认为,从团队的带领的角度来说,郁亮确实对每一个人都做了非常细致的差异化的考虑,而且按照每一个人不同的训练状态、身体状态,情绪状态,都做了逐一的引导安排。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