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百读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难过日记 >

员工日志:我眼中的盛大起点内斗

时间:2018-06-14 23:40 点击:
员工日志:我眼中的盛大起点内斗

员工日志:我眼中的盛大起点内斗

 

  【搜狐IT消息】3月9日,一封起点中文网内部员工的日志流出,这篇个人日志回顾了起点中文网团队与盛大文学及盛大集团之间复杂的纠葛。

  日前,起点中文网与资本方盛大的矛盾爆发。盛大文学CEO侯小强在致全体员工的内部邮件中表示,起点部分员工提出辞职,董事会已批准他们请求,自己将直接负责起点工作。

  全文如下:

  3月6号下午,突然同时从公司邮箱和外部媒体上看到侯小强侯总的邮件时,同事们都惊呆了。之前也不是没听到一些传言,但是谁都想不到会这么快。

  尽管昨天办公室里那么闹腾,人却仿佛被却仿佛被隔绝在另一个维度,感觉特别虚幻、抽离。有去年离职的盛大文学前同事打电话来关心,我只能说,我很难过,从来没有这样迷茫过。

  在起点这几年,我一直为它而骄傲。起点一直是一支有远大志向的战斗团队,创始人团队也一直深受大家爱戴信赖。我们一起经历过诸多风雨,尤其是03、06和10年三次重大竞争危机。甚至与06年那次,中文在线的挖角攻势让整个公司几乎就剩下了创始团队,但我们都一一挺了过来。我们从来没有落下过行业领军者的称号,说起网络文学几乎就等于起点,几乎所有的业内运营规则和发展路径几乎都是起点推出设定的,而其他竞争者一路都只能在我们身后效仿。

  谁知道,最后竟然是这样一地鸡毛呢?真的要闹到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吗?

  关于这次的风波,基于自己的了解,加上各路的八卦,凑到一块就差不多有一张完整的拼图。

  外界流传得并不错,还真是祸起萧墙,这件事倒不是起点跟盛大(盛大集团)的问题,而是跟集团(盛大文学集团)之间的矛盾导致局面失控。

  收到邮件是6号下午,后来才知道前一天吴文辉被陈天桥星夜召唤到了北京。陈天桥听说起点团队一些关键人物提出离职后,找吴文辉相商,在起点团队的诉求和盛大意志之间还有协商回旋余地,毕竟第一批辞职员工刚刚提交申请,按流程至少还有30天工作时间。

  但就在谈话还没有结论的时候,次日,也就是30天流程开始的第一天,侯小强就立刻批准了辞职申请,并且马上将相关邮件公之于众。有意思的是,侯小强是以起点中文网董事身份宣布通过董事会决议,批准这些辞职申请,但这时候起点董事长吴文辉还在北京毫不知情。

  这是为什么呢?

  矛盾之深由来已久,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但凡对文学(盛大文学)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文学的核心必然是起点也只能是起点。虽说文学架构里塞了19家公司,但真正能规模持续规模贡献利润的是谁呢?论营收,起点贡献了将近四成,轮利润,起点去年大几千万的利润还有谁拿得出?

  但是起点只是19家公司中的一个。18比1,难免有些弱势吧?当初只有一个起点时,侯小强和吴文辉是公司的两巨头,但现在侯小强是19家公司的总头领了。

  起点管理层与高层的矛盾算得上由来已久。在很多发展的战略上,起点甚至用抗命的方式强行运作,这在整个盛大体系中都是不多见的。据知情人士回忆,面对网络文学盛大高层曾经提过很多匪夷所思的战略和想法。

  比如改变VIP收费策略,而进行观看广告阅读的全免费策略,甚至一度最高层亲自下令限期试点,逐步推广。但是管理团队顶住压力坚持收费模式,这个争论一直持续很久(当时宝爷的脸色很不好,该员工回忆说),直到移动小说基地项目推广后,盛大文学从中获得了巨大的收益,此中论才告一段落。尽管最后的结果证明了收费模式应该是目前最符合网络小说发展的模式,但是相信没有一个高层会喜欢不听话的团队。

  侯小强是空降进入文学集团的。建立集团以后,新任CEO侯小强从来就没有放弃过彻底控制起点的努力。另外18家公司中,一些经营好的他也控制不了,而其他一些不得不依附他的公司则成为了他的朋友们的最佳的镀金场所。无论你之前的身份是什么,是倒茶送水的女秘书,还是说话都不利索的土包子,只要是候的人都有机会上位。面对这样混乱的团体,作为为数不多坚持奋斗的起点管理团队自然早就心有不满。

  真正让起点团队不安,最后一部分人不得不选择辞职相抗的就是侯小强力推的收缩起点版权运营的范围。侯总曾经说过,盛大文学的核心就是全版权运营,但起点呢?当有着集团之名,且主力就是起点时,文学集团的全版权就成了对起点的束缚。

  算算起点先后被收走的版权有手机运营权,移动基地运营权,第三方合作版权运营权,影视衍生版权运营权等,粗略一看,起点团队似乎除了能够在自己网站上卖卖电子书其他几乎什么都干不了了。比如无线运营,说是都交给云中书城做,可云中书城数百人团队干到现在,为什么还一直亏损呢?移动互联网上的推广也因为刷榜而让人耻笑了很久。

  起点算是很能耐吧,即便是在这样的限制下,成了笼中猛兽、案上大鱼,表现依然很优秀。当盛大集团业务需要支持,起点使用盛付通支付渠道付出了20%的高额手续费,可我们依然能做连续9年盈利。

  我相信,起点为文学(盛大文学)、为盛大做出了对得起良心的贡献。起点的编辑们收入很不高,工作很辛苦,但大家干得很乐呵,虽然眼看着权限越来越少,但仍然对公司对行业前景非常乐观,充满希望。尽管团队得到的回报并不算多,尽管集团(盛大文学集团)曾经以不能平衡集团其他公司员工的情绪为借口,拒绝执行之前公司颁布的奖金发放方案,拒绝支付起点员工本该得到的高额奖金,最终在起点高层努力下,打了折扣发放了。尽管作为文学集团内收入最高的公司,起点团队拿到的薪水在集团内确实排名靠后的存在。尽管云中书城,即使在亏损过亿的情况下,奖金依然高于起点。同时,云中书城和起点在相同的职位上,前者的收入有时可以是后者的数倍。

  偶尔同事们吐槽时会说,侯总,你还想要我们怎样

  矛盾慢慢积累,捆缚越越紧张之后,一朝爆发就难免了。后来才知道,起点团队原本打算以辞职相抗陈情,希望陈天桥能够予以起点更宽松发展的空间。但没料到,侯小强侯总却未做任何挽留,直接公之于众,不容半分回旋余地。

  办公室的气氛变得完全不同,特别紧张压抑,闹得像“***”了。侯总第一时间宣布接管后马上就公布了新的管理架构,没有辞职的员工被召集开会,灌输各种抹黑结论,说创始人团队如何阻碍了公司的发展、阻碍了文学的发展,如何不思进取,连老大们和员工打成一片的行为,都被描述成为天天不管业务、不务正业。

  不过,我不觉得这是个聪明的做法。不管是盛大文学还是盛大(编者注:指盛大集团),很多人都知道,起点的公司氛围比较特别,吴文辉为首的创始团队对员工是出了名的“护短”。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