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百读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经典散文 >

家是爱心结出的网

时间:2013-07-31 17:23 点击:
溪中的水渐渐丰腴了,地上的草慢慢葳蕤了,树上的叶片渐渐加厚了。生命的夏天交织着季节意义上的夏天来到了,在我们不经意的时刻改变了万物的形貌,不可抗拒地叫我们接受了。电瓶车驶完通往家方向的最后一段村道,再拐过一截土路,四年前,我亲手搭建的三间

溪中的水渐渐丰腴了,地上的草慢慢葳蕤了,树上的叶片渐渐加厚了。生命的夏天交织着季节意义上的夏天来到了,在我们不经意的时刻改变了万物的形貌,不可抗拒地叫我们接受了。电瓶车驶完通往家方向的最后一段村道,再拐过一截土路,四年前,我亲手搭建的三间新居便映入了眼帘。来到场院边,不经常打开的侧门两墙壁的空隙间,结了一张亮晶晶的蜘蛛网,一只蜘蛛一动不动地坠在网心,胸有成竹地坐收渔利。这是一只蜘蛛的所有,是它觅食的家什,也是它的家,显得有些张扬。虽然容易遭受破坏,却充满了浪漫和清醇。现在,这些在特定季节里出现的小动物,包括在土层里冬眠的蚯蚓,都悄无声息地出现了,缓慢的日子也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了,直到走进或远或近的明天。

对于蜘蛛而言,家就是这么一张网,透明而脆弱,而在我的词义里,家就是一种割舍不断的牵挂。如果用打捞和怀旧这一组特定环境下的近义词来描述家,我更喜欢用打捞这个词的。在家这张网里,我打捞了许多瑰丽的梦,又烙下了几许煎熬的苦痛,自身的一切独自承受并被忽略了,唯独亲人挥之不去。就在这块地基上,父亲像那只蜘蛛一样,用多年的汗水和打拼织就了一张网,成就了我们童年的安乐窝。随着时光的流逝,那张网落后于时代了,就在他酝酿再次结网时,父亲因遭受来自于身体内部的重击撒手西去了。寡居30余年的母亲顿时苍老了,苍老在父亲临终前的嘱托里,苍老在父亲遗失在世间的那半瓶苦酒里——三间土坯屋,四个未成年子女,两亩水田,半坡旱地,还有鸡鸭这群“活期存折”,这些就是母亲的全部。好在生活的眷顾,我们兄妹四人平安地长大了,娶妻生子了,那张沾满灰尘的旧网,在我们的努力下,被砖石结构的新居替代了。这是一张更牢更深的网,钻进去了,却怎么也出不来了,以致我三口之家现在寄居县城,仍然忘不了它,更重要的是母亲还在,我们也没有任何理由不回去。“常回家看看”,这词眼儿很撩人也很感人,儿子打小就会哼唱同名的那首歌呢。

前些日子,身体瘦弱的妻子住了半个月的医院,出院后,我既要上班、照顾妻子,又要接送孩子,所以有个半月时间未回家。母亲节那天,我特意回去了,不曾想到,母亲正孤零零地守在场院边盼着呢,乍一见面的那份心酸,成了我至今最大的缺憾。人子人夫人父的重担下,孰轻孰重?又舍我其谁?我无法交出答卷。一想到家,一丝与自己的出生地包括亲人难以割舍的亲情,便被脆弱的情感击溅出了晶莹的泪花。母亲比上一次见面时显得更加苍老了,花白的银发似乎稀疏了许多。我问母亲去年做了换骨手术,这阵子因为天气异常是否有些不适,母亲没有说话,严重白内障的眼睛里竟然噙满了泪花,而后径直问她的儿媳妇恢复得怎样了……苦笑中的我,是一时间“忘”了家的人,可远方的家何曾忘却自己了?我从情感上淡漠了家对自己的期盼,乍一回到家,便感觉自己从家这张大网上跌落了下来,心头涌起的疼痛,不啻于掉进了深渊,而后又在人欲横流中迷失,那份无可言说的沉默和黯然神伤,无异于把一杯苦汁酿在心头,足够自己去饮用一阵子的……

如果我完全属于我自己,就不会有这样的苦恼了吧,可个体的我是属于大家的,在这样特定的时刻是很难确定自己的,我只能在未知的哪怕是渺茫的希望里行走着,听命于责任的指令、良心的驱使。无论我走了多远,我还是要回来的,走近“老蜘蛛”的身边,靠近那张网,让疲惫的身心得以休憩。太琐屑的,太平淡的,太真实的,太无趣的,都将会在家这张大网上筛漏、过滤,然后一身轻松地背起行囊,老老实实地回到本该自己扮演的角色。就在昨夜,我分明又感觉到了一个温暖的名词在幽暗处呼喊我,它很近,近得我一时间无法企及,它也很远,远得我只能在梦中追上它。那呼喊声从寂静中来,从酣眠中来,最终在醒来时的泪水中兑现。这呼喊声在空气中回荡,在鼻息中游走,在血液中翻腾,像风那般无形,但在参照物上显现,又像雨那般淅沥,溅湿了心情也溅湿了眼眶。它通常在夜半时分叩开心扉的大门,悄悄地钻进被窝,然后深入骨髓,摇曳心旌,压迫心脏,催促血液循环。因为生活的重压,我每每只能无奈地对着家的方向说声“请原谅”,因为我坚信那张网有足够的韧性和包容性,能包容一名游子的苦怒哀乐,而让我时时牵挂的母亲,会坚强地拾起火柴,掏出一枝,划燃了,艰难地填饱饥饿的胃,同时攥着微弱的光,走完新的一天。待365个日子都走完了,日历就换去一本,年岁就多了一岁,但同时,却也向黄土地迈近了一大步……

我、妻子,包括我的孩子,都是母亲身体上的一个器官。我们稍稍有所不适,母亲就会在远方生一场病。我们取得的每一点进步,就是为家添了光彩,在母亲看来,那张有形或无形的网,就会惹眼一点的。和父母亲生活的那个时代比,我们的生活达到了小康,且有着天壤之别;和健在的母亲比,我们没有她当年的辛苦和窘迫,但我们都行进在同一条轨道上。父亲在30年前的那节车厢里走失了,没再能走回来,母亲含辛茹苦地拽着我们循着轨道行走。生活是个巨大的圆,如今,实在追不上父亲的母亲,要调头和父亲迎头汇合了。若干年后,我也会乘坐生命之列到达那里,将跋涉的意义归于恬淡,归于超然。

家的词义,网的蕴含,从某种意义上说,和妻子儿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或者就是同一个概念,都是人们心海里的一个巢窠或支柱。只有站在自己亲手搭建的房屋前,我才会深深地感念家的温暖与坚实。它不仅浓缩了自己的心血和汗水,更根植了家人的幸福与希望。因此,家的意义就在于承受和坚守,在于对生活的创造与限度拥有。家,真的这么凝重,却也这般释然。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