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百读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散文诗 >

2018年诗歌:从最多的可能性开始

时间:2019-02-27 05:57 点击:
2018年,诗歌写作美学及其生产和传播形态以及多样化的文化功能呈现出越来越多的可能性。与此同时,多样态的诗歌观念和写作实践的互动又呈现出介入感和及物状态的广阔社会空间,以及差异性现实的精神想象力和修辞能力。 在诗歌越来越碎片化的情势下诗坛所需

  2018年诗歌写作美学及其生产和传播形态以及多样化的文化功能呈现出越来越多的可能性。与此同时,多样态的诗歌观念和写作实践的互动又呈现出介入感和及物状态的广阔社会空间,以及差异性现实的精神想象力和修辞能力。

  在诗歌越来越碎片化的情势下诗坛所需要的正是总体性、方向感的具有穿透时空的精神膂力的写作。任何一个时代都在严格地筛选着诗人,诗人也在自己的时代创造了精神生活和想象性的世界。  

  对于一年的诗歌来说,繁多的诗歌现象以及处于频繁变动之中的诗歌现场使得任何言之凿凿的定论和总结都不可能是周全和完备的,但是一个显豁的事实则是诗歌写作美学及其生产和传播形态以及多样化的文化功能呈现出越来越多的可能性。诗人的写作身份越来越呈现出非专业化的特征,诗歌介入社会以及大众参与诗歌的程度不断加强,诗歌不再单单是密室独语和精英隐喻的产物。与此同时,多样态的诗歌观念和写作实践的互动又呈现出介入感和及物状态的广阔社会空间,以及差异性现实的精神想象力和修辞能力。旧体诗词的创作也出现较为繁荣的局面,创作人数众多,诗词刊物和传播渠道日益拓展,诗人越来越关注用传统的诗词形式表达丰富的现实经验和广阔的时代感受。

  开放性的对话结构

  谈论2018年度的诗歌创作以及种种现象,给人印象最深的仍然是诗歌的活动化、传播的日常化、公众化和电子化、诗集出版的多元渠道以及体量庞大的诗歌创作人口和诗歌产量。从民刊、传统纸媒、正式出版物到网络论坛、博客、微博以及微信,其变化和衍生足以超出人们的想象,而诗歌内部的分蘖以及功能在媒介革命中的变化也几乎是前所未有的。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网络和新媒体平台上首发的诗歌产量(包括旧体诗词)一年内已接近一亿首。涵括近千首诗作的《中国先锋诗歌年鉴:2017卷》显然是以文本最大化和美学多样化的方式展示和认定优秀的文本。然而以微信为代表的新媒体诗歌平台由于缺乏必要的筛选、编辑机制,很容易变成良莠不齐、泥沙俱下的大杂烩。值得注意的是,曾经呈井喷状态的“微信读诗热”在2018年出现了冷却和退潮现象,“为你读诗”两年前其每期推送的阅读量基本都在10万以上,如今常常只有一两万。日趋冷静和理性的阅读氛围正在形成,但是也必须注意的是诗人和诗歌的双重失范成为普遍现象。

  与此同时,诗歌越来越呈现出一种开放性、对话式的结构。频繁的诗歌活动以及新媒介的参与使得诗歌重新回到了大众视野,“诗歌升温”、“诗歌回暖”成为持续讨论的热点话题。诗歌与日常生活、公共世界、社会文化空间的关系越来越密切是不争的事实。无论是诗歌文体的融合还是诗歌的跨界传播,其跨学科、跨文体的对话能力是前所未有而又有目共睹的。

  诗歌的开放性还必然体现在诗歌的跨语际、跨区域的交流和传播。诗歌译介在打开诗人眼界的同时也使得现代汉语诗歌保持了一定的活力、开放性、对话性和有效性。而“译介的现代性”和“转译的现代性”直到今天都是没有彻底解决的诗学难题,新诗如何能够达成个人性、本土性、汉语性和世界性的融合显然还将是一个长期实践的过程。《广州文艺》2018年第11期推出李以亮、黄灿然和舒丹丹关于诗歌翻译的三篇文章《翻译的年轮——以诗歌翻译为例》《朝向更好的汉语——我的翻译经验》《种子移植与审美再现——我的诗歌翻译观与翻译策略的选择》,他们以各自的译介经验谈到诗歌翻译的历史、跨语际书写的差异和互文、文化背景、异质感、语言特质、诗体建设、现代汉语经验、现代汉语诗歌文化等诸多重要问题和现象。尤其是黄灿然谈到的“有目标地翻译”、“查词典”、“利用互联网”、“查资料要有耐性”、“回到上下文里思考”、“原作者引述错误”、“避免先入为主”、“广泛阅读原著”、“修改的准则”、“朝向更好的汉语”等10个方面的技术性和操作性问题对于翻译者来说具有参照价值。

  诗歌译介及其研究在2018年表现出持续的热力。这是以诗歌为基点而辐射到文化、意识形态和国家形象的“走出去”和“走进来”的跨语际、跨文化、跨国别、跨民族的多元对话过程。这一过程不仅与中国诗歌的译介及其影响和效果史有关,又与中国对所谓的世界文学体系的想象、参与、反应和评估有关。例如加拿大皇家学院院士、诗人蒂姆·柳本认为西川、翟永明和欧阳江河是中国的“曼杰施塔姆一代”。

  2018年的诗歌译介和研究大体分为以下几个方面:中国传统文化典籍、诗歌经典在外国的译介,民间文学、口头文学以及少数民族诗歌在国外的翻译,新的翻译模式比如“合作自译”现象,百年视野下的诗歌对外翻译,对译介的媒介、途径、渠道和形式的讨论,海外汉学家译介中国诗歌的情况,翻译的现状、生态、新变以及出版市场,自译和“以译代作”现象,翻译的技巧、语言问题和文化问题,民族文学、文学传统、抗译性和交流性问题,译介的多层次以及重心的转移等等。例如杨沁的《诗歌回响在神奇的国度——印度现当代诗歌一瞥》一文从底层的现实精神、斑斓的地域风貌、亲密的人神关系、深邃的哲学思考、诗人与语言的深刻联结等5个方面分析了当下的印度诗歌状况。

  2018年度诗歌翻译中“磨铁诗歌译丛”以及“蓝色东欧”、“巴别塔诗典系列”、“俄尔甫斯诗译丛”等值得关注,代表性译本有《如果我忘了你,耶路撒冷:阿米亥诗集》《灿烂的星,愿我像你那样坚定——英美十四行诗选》《菲利普·拉金诗全集》《杰克·吉尔伯特诗全集》《里尔克诗选》《希尼三十年文选1971—2001》《消失的岛屿》(希尼)《卡斯蒂利亚的田野:马查多诗选》《某晚当我外出散步:奥登抒情诗选》《兰斯顿·休斯诗选》《一握砂:石川啄木诗选》《一封谁见了都会怀念我的长信:石川啄木诗歌集》《叶芝诗集(增订版)》《我们生活的故事:马克·斯特兰德诗选》《我曾这样寂寞生活:辛波斯卡诗选》《给所有昨日的诗》(辛波斯卡)《所有亲我亲爱的人》(安妮·塞克斯顿)《花与恶心:安德拉德诗选》《在寂静如语的梦里:罗塞蒂诗选》《砌石与寒山诗》(加里·斯奈德)《斧柄集》(加里·斯奈德)《奥麦罗斯》(沃尔科特史诗)《两座城市》(亚当·扎加耶夫斯基)《最美自然诗集》(7册)《水中的音符》(济慈)《米沃什诗集》(4册)《阿赫安托娃诗文集》《观察:玛丽安·摩尔诗集》《我知道怎样去爱你:阿赫玛托娃诗歌精选集》《灵魂访客:狄金森诗歌精选集》《大象:劳伦斯诗集》《悄无声息的爱》(卡罗丽娜·伊莉卡)《寺山修司少女诗集》。而王家新最新翻译的《没有英雄的叙事诗:阿赫玛托娃诗选》则在出版后受到了业界一定的质疑和争论。

  总体感、方向性与长诗创作

  在诗歌活动化、媒介化成为常态的今天,诗人如何写作、如何维持写作的难度和精神深度是常说不衰的问题。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