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百读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专栏作家】袁巍然散文作品

时间:2019-02-28 09:51 点击:
袁巍然,散文作家,丰县人,生命之舟启程于20世纪七十年代初。在人生的旅途中,“工农商学兵记干”都留下了或深或浅的印迹。十分欣慰于军旅之途与文字结缘,多

【专栏作家】袁巍然散文作品

袁巍然,散文作家,丰县人,生命之舟启程于20世纪七十年代初。在人生的旅途中,“工农商学兵记干”都留下了或深或浅的印迹。十分欣慰于军旅之途与文字结缘,多篇作品获奖。现为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徐州市杂文学会秘书长、国家文学创作二级。已出版散文集《巍然的老家》、杂文随笔集《直面现实》。

春光明媚,柳绿草长,蝶舞莺飞,正是放飞的季节。我仰望天空飘曳的风筝,不禁提笔记起故乡已经寿越耄耋的母亲。

儿时的我,常常和伙伴们在距离村子前面较远的小溪畔玩耍,没有时间概念的我都是靠着母亲的呼唤才会回到家中。成年后,我带着母亲的嘱咐来到军营,在部队勤学苦练不断进步,考入了军校,加入了党组织,成了带兵人。尽管如此,仍飞不出母亲划的轨迹,她的教诲一直铭记在心,走好军营每一步。

参军前,整日忙于苦读,平素难得闲暇与母亲聊天。入伍后的我军务繁忙加之不谙世情且远离故乡,更减少了与母亲沟通的机会,便难以理解母亲的心境。只是有几次探亲,无意中发现母亲两鬓的黑发已变得稀少花白,心底才泛起一阵阵不可名状的内疚。忠孝两难全。我唯一能报答母亲深恩的,也只有竭尽全力干好工作,取得优异的成绩,使她老人家欣慰。

在军营里,我学会了新闻写作,也陆续发表了一些豆腐块大小的文章,但在母亲眼里,却是件了不起的大事,于是逢人便夸儿子有本事、是“文化人”,会写文章。每当母亲接到我探亲的消息,便兴奋的夜不能寐,除了精心烹制每顿菜肴,还精心为我准备了一大堆好吃的在我归队时带上。那亲情醉人的味道使我刻骨铭心。

后来,我转业到地方工作,在干好本职工作的同时,仍然坚持业余写作,至今累计发表了数十万字作品,文章也多次获奖,还出版了自己的文集,也加入了省作协……尽管如此仍然满是自疚。

在这放飞的季节,我恍然大悟,已过不惑之年的我仍然是母亲心中的孩子,我不就是一只由母亲放飞的风筝吗?我虽然系着母亲一生的痴愿搏击人生,却飞不出母亲至爱的牵引。母亲所有的痴愿只是希望儿子有出息。在这放飞的季节里,母亲仿佛双手紧握牵引的绳轮,遥望天空,正以飞逝的生命来滋养放飞的希望。每当想起如何能使饱经沧桑的老母亲身体更安康,晚年更幸福,让放飞的痴愿得到点滴回报,我便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风筝竞舞的季节,我把自己比成母亲放飞的风筝,不禁扪心自问,何时才能圆尽母亲的夙愿。至此,一种愧对母亲的感觉油然而生。于是,笔耕的步伐丝毫也不敢懈怠,唯恐愧对母亲的痴爱。

转载须征得本快报号作者同意,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专栏作家】袁巍然散文作品

【专栏作家】袁巍然散文作品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