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百读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感人故事 >

大山深处那一家子的动人故事

时间:2019-03-14 17:58 点击:
来料加工“带头人” 村民虞秀招说:“我能在家里经济独立,有如今的好日子,最感谢的人是金莲。” 从44岁下半年至今,廖金莲办来料加工厂已超过16年,而村民虞

大山深处那一家子的动人故事

大山深处那一家子的动人故事

大山深处那一家子的动人故事

大山深处那一家子的动人故事

大山深处那一家子的动人故事

大山深处那一家子的动人故事

  来料加工“带头人”

  村民虞秀招说:“我能在家里经济独立,有如今的好日子,最感谢的人是金莲。”

  从44岁下半年至今,廖金莲办来料加工厂已超过16年,而村民虞秀招也跟着她干了16年。提起自家的经济变化,53岁的虞秀招很快就抹起了眼泪:“我只读过小学,娘家在亭久村、夫家也在亭久村,没有文化又胆子小,根本不敢外出打工。如果不是金莲回来办了这个来料加工厂,我都不敢想我现在会是什么光景。”

  虞秀招告诉记者,当年她娘家、夫家都非常穷:“穷到什么地步?我丈夫11岁就没了父亲,和寡母相依为命。长大成人了,他连一张属于自己的床都没有,用凳子搭块板,天冷盖件衣服,就这样睡。直到和我结婚,他家才东拼西凑做了一张小床,算是我们的婚床,而床上的被子是他早已出嫁的姐姐送来的。”

  对虞秀招来说,苦日子自己过也就算了,偏偏十多年前发生了一件小事,让她觉得“丢脸了”,由此更感觉到了“口袋里没钱的痛苦”。“那一年,村里有一户人家把婚宴办到了金华的大酒店。去喝喜酒之前,我向丈夫拿了包红包的钱。没想到临出发了,邻居们都说,去酒店喝喜酒按惯例包红包拿不出手,应该每人再添100元。当时,我自己没有钱,一分也没有,丈夫又正好出门了。我很尴尬又毫无办法,最终只能包了一个比别人少100元的红包。”虞秀招坦言,“这件事让我记到了现在,也难受到了现在。”

  当然,“红包事件”发生时,虞秀招已经在为廖金莲办的来料加工厂干活,“只因家里底子薄,女儿、儿子又都还在上学,所以挣的钱总不够花”。不过,一提起现在,刚抹完眼泪的她马上又笑了:“我现在一个月工资有2000至3000元,都是自己花、自己存。女儿出嫁了、儿子去当兵了,家里开销也不大,如今再给外孙买点零食、包个红包什么的,口袋里随时都能拿出钱来,到年底还能存下一些呢!”

  其实,在亭久村,有着虞秀招相似经历和感受的妇女很多。据廖金莲回忆:“当年我刚刚开始做来料加工,大家都是生手,一天干下来工钱只有5元左右。可大家都很高兴,都乐意来干,因为实在是没有其他经济来源。”这些年,她作过粗略统计,全村有50%左右的妇女来她的来料加工厂打过工或领过手工活。因为有了家门口的打工实践,不少妇女还先后“飞”出了这个山窝窝,走上了外出打工的致富路。

  协调婚姻“廖大姐”

  邻居傅金香说:“我和丈夫曾经走到离婚边缘,是金莲婶婶一次次不厌其烦地劝说,这才让我们拥有了今天的幸福。”

  转眼间,廖金莲回亭久村已经三年时间,她47岁了。她的来料加工厂步上了正轨,她本人也赢得了村民们的信任——被选为村妇代会主任。“既然大家都相信我,那我一定得好好干。”她这样说,也这样做。14年过去了,廖金莲这个妇代会主任履职怎么样?面对记者的采访,村民们都用一根根竖起的大拇指和连成串的“好”字作为回答。

  “不说别的,这些年我们村夫妻吵架的事发生了不知多少,闹离婚闹得凶的也有五六对。金莲每次都随叫随到,该骂的骂、该劝的劝,基本上都被她说通了、和好了。现在那几对夫妻,日子都过得很红火。”村民虞素琴这样说。面对夫妻矛盾,廖金莲究竟是怎样劝和的?这个问题引发了冷场。毕竟涉及隐私,当事人不愿说,旁人自然不便置喙。最终,廖金莲的邻居兼侄儿媳妇傅金香站了出来。“我和我丈夫就是其中一对被劝和的夫妻。”她开门见山地说。

  傅金香是廖金莲大伯(丈夫的兄长)的儿媳妇,今年48岁。说起来,她也是个好强的女人。与丈夫结婚生下女儿后,她决定“先改善家庭经济,再要第二个孩子”。其实,当时她的这个决定让丈夫有些不满,但她没有在意。女儿还小,她就独自跑到义乌打工了。年轻夫妻两地分居,做丈夫的自然不乐意,由此引发了矛盾。吵吵闹闹间,丈夫甚至生出了外心。这下矛盾升级了,争吵更加频繁。气头上的时候,两人甚至打架、报警,闹得鸡飞狗跳。

  “离婚!”“现在就去离!”夫妻两人一个比一个声音喊得响。

  “好好一个家,怎么能说离就离?孩子怎么办?她还这么小!”作为邻居的廖金莲,每次一听见小两口闹起来都会第一时间赶去“救火”。

  “自己的侄儿,骂几句甚至打两下都没关系,得先让侄儿媳妇消消气。她外出打工,为的是这个家,我们不能伤她的心。”采访中,廖金莲向记者回忆起当时劝架的情形。当然,在指责侄儿的同时,她也私底下和傅金香推心置腹:“你们都还年轻,俗话说‘少年夫妻老来伴’,夫妻两人一定要在一起,日子才能过得有商有量。你如果愿意回来,就到婶婶这里干!”

  就这样,傅金香夫妇吵了两三年,廖金莲也劝了两三年。这婚最终没有离,而且情况慢慢变好——傅金香回到了亭久村,丈夫也收心了。如今,这对夫妻已到知天命的年纪,感情却越来越好。这些年,他们不仅在村里造了新房,还给女儿在市区购买了商品房。

  “我还记得,市区的房子买下来的时候,我问女儿开不开心?没想到,女儿回答我:‘妈妈,我最欣慰的是,你和爸爸好回去了,没有离婚。’当时,我听得眼泪都下来了,心里真的非常非常感激金莲婶婶。”傅金香说。

  甘愿付出“热心肠”

  廖金莲:“看到儿子正直、善良,听到丈夫说‘这妻子没娶错’,所有的苦和累都值了。”

  廖金莲坦言,最初她开办来料加工厂,丈夫是持反对意见的。“深山里交通不便,去一趟义乌得转四五次车。特别是有一次因为到义乌拿货,我在雪地里冻了一整夜。回家后我丈夫急了,连连说我‘犯不着’,让我不要干了。其实,我也心酸委屈,可我想想姐妹们来领活时候的笑脸和感激,还是咬了咬牙——坚持下去。”廖金莲回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