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百读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情感日记 >

那些嘴馋的日子

时间:2013-07-21 10:39 点击:
我小时候有两个特点。第一是喜欢玩,村里村外地疯跑,经常误了回家吃饭的点儿。本来嘛,顽童顽童,喜欢玩也是无伤大雅的事,所以也无可厚非。但第二个特点就有损我的光辉形象了,套用母亲的话说就是裁缝丢了剪刀,就剩下吃(尺)了! 我馋被烟熏的黑漆漆的厨

我小时候有两个特点。第一是喜欢玩,村里村外地疯跑,经常误了回家吃饭的点儿。本来嘛,顽童顽童,喜欢玩也是无伤大雅的事,所以也无可厚非。但第二个特点就有损我的光辉形象了,套用母亲的话说就是“裁缝丢了剪刀,就剩下吃(尺)了!”

我馋被烟熏的黑漆漆的厨房里母亲亲手蒸的白面馒头与细细的滑爽顺口的手擀面;我馋祖父那间简陋的土房子里姑姑们给他买的各式点心,偶尔还有几个金黄的桔子或红通通的苹果;我馋小伙伴手中炫耀着而我却买不起的各色零食;我馋跟母亲去赶集时集上卖的油汪汪的水煎包。

春天里,一阵撩人的东风,院里院外那几棵老榆树适时地绽出一串串嫩黄的榆钱。我央父亲在一根细细长长的竹竿上绑了一把割麦用的镰刀,放学后我就拿了去削几枝,捋下来让母亲掺了面粉蒸榆钱窝窝,蘸了用醋和好的蒜泥或辣椒酱,香喷喷的耐嚼而管饱。

到了七八月份,伯父门口那棵枣树上缀满了青的红的星星一样的枣子。我一有空就往树下去数那天又红了几颗,希望能有一颗或几颗熟透了的能辞枝而落。或者在某一个无人的傍晚寻了一根竹竿,瞅准了那颗最红的一棍子下去,紧挨着的也砰然而落。我慌忙丢了竹竿捡了枣子就逃,无辜飘落的几片叶子免不得遭伯母几句笑骂。

凄冷的冬天实在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滋润一下我荒凉的五脏庙,除了往祖父的小屋多溜两趟以外就是往河边跑。那一大片干枯的芦苇已被人割去编席子了,河岸较陡,被风化的泥土中露出一段段白色或淡黄色的苇根来,拔了几段在河水里洗净了放在嘴里嚼,虽不如甘蔗汁水多倒也甜丝丝的。后来我又偷了母亲的花生种拿去和同学换腌洋芋。母亲先是以为花生种被老鼠叼走了,仔细审查了一下没发现老鼠作恶的痕迹,才怀疑是我这只大老鼠干的坏事,只好骂了我一顿了事。我直呼冤枉,我哪知道那是花生种呢!

在四季中我最喜欢的是夏天,夏天有我最喜欢吃的西瓜与甜瓜。西瓜是轻易吃不到的,甜瓜却经常可以饱饱口福。生产队种了几亩甜瓜,每隔三五天就就要分一次。到该分甜瓜的那一天傍晚,我早早就等在那里。等队长领人一堆堆分匀了,我就挨个儿比较,看哪堆稍微大些多些,反正他们分时也不用称的,只凭眼力劲儿,总不能分得丝毫不差。我转着圈儿在那里瞅,连那个整日板着脸的队长老头也忍不住笑眯眯地打趣我:看准了啊,别挑那堆小的哦!我虽然有些不好意思却也舍不得离开,直到父母收工回来把我看好的那堆装走,我这才欢欢喜喜地跟在他们屁股后面回家。

回去后母亲先挑了几个不大好的分给我和弟弟吃,剩下的就留着停天再吃。有一次放学回来后母亲还没收工回家,我放下书包就搜索头天吃剩的甜瓜,整间屋子搜遍了才在一个高高的大肚子麦囤里寻到了。那个盛麦的囤子和我差不多高,我搬了一条结实的凳子站在凳子上把头和半截身子探进去,手恨不能长出一段来,可还是差那么一点够不着,那几个甜瓜调皮地躺在囤底,甜香直冲鼻孔。我又气又急,站在凳子上左顾右盼,突然发现母亲切菜用的菜刀时不禁灵机一动。我把菜刀抓在手里,身子重新探进去,轻轻用刀尖一扎,哈哈,终于被我提上来一个。可还没等我来得及兴奋,那个甜瓜呼一下从刀尖上掉下去砸在其它几个甜瓜上,浓郁的甜香从裂开的刀口里飘出来在我的鼻尖缠绕着,我喉咙里恨不能伸出一只手来了。复又探下身去扎时,屁股上突然被谁轻轻拍了一下,我吃了一惊,菜刀顺势从我手里滑落掉在那堆甜瓜上,直起身子才发现母亲正站在我身后。我注意力都在那几个甜瓜上了,竟没有听到母亲震天价的脚步声。(她每次想惩罚我时都会用咚咚响的脚步声先提醒我让我有个思想准备)。趁她伸头往囤底看的空档,我哧溜一下从她腋下飞快地逃跑了。隐约听她在我身后很恨地骂:“死妮子,老鼠洞里你也找得到!”我听了有些愧疚又有些得意。但那天我终于如愿以偿:一顿吃完了那堆烂甜瓜!

实行责任制以后,父亲专门拨了几分地种甜瓜,等甜瓜熟了,我和弟弟每天都能吃上这可爱的****,终于解了对它的那份缠绵的相思之苦。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何时,我不再贪恋母亲做的雪白的馒头和面条,也不经常站在伯父的枣树下怅惘;不知何时,那热腾腾的肉香再也刺激不到我的味蕾;不知何时,我对琳琅满目的食品已无动于衷!但当我挽着岁月的胳膊走过仓促的前半生,我却发现自己越来越怀念那些被母亲捧在手心里的感觉。尤其是自己像一片秋叶一样飘零在异乡的土地上,蓦然无故地增加了一种搜寻记忆的习惯。适时的季节,我会流连在卖野菜的老阿姨面前,买一把荠菜回去,对它优待有加,却怎么也吃不出当年那般淡然朴实的幽香。逛商场时,偶尔发现黄白条纹的甜瓜,疑是儿时吃的那种冰糖瓜,心下极是欣喜,买回去洗净削皮,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便发现甜脆有余而绵醇不足,比当年父亲所种所差甚远,心底不由有些失望。

是自己口味变了还是这些东西的本质变了呢?我弄不明白。也许是它们没有生在我的家乡上,也许它们没有承载我儿时的火热的执着与等待,所以便缺少了那份自然而醇厚的味道了吧!

总之,我再也吃不到当年的那些美妙的感觉了!是悲?还是喜呢?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